第 23 章(1 / 2)

“哈哈哈!太有意思了,瞧着茜姐几个平常一副淑女样,没想到私下里竟是这个虎样。”人都走了,王彦斌依旧笑个不停。

温汀三人谁也没搭腔,就这么看着他笑。

笑着笑着,王彦斌不笑了:“怎么这么看着我,不好笑吗?”

“嗯,好笑,非常好笑。”温汀敷衍道,你倒是继续乐啊,这会不乐,恐怕一会就笑不出来。

“切,口不对心。”王彦斌撇了撇嘴,倒了一盘子肥牛进辣锅。上了一堂体育课,他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先吃为敬。至于韩茜她们,等她们来了再点呗,大不了重新上一份汤底,这点钱他们还是花得起的,现在填饱肚子要紧。

见状,其他人也加入其中。

温汀也不例外,赶着夹菜的当口趁机收回分出去的文焰。

谁知,分焰一回归,他就发现不对。

分焰瘦了一大圈!

温汀细细体悟,蓦地眼睛一亮。

原来如此。

分焰之所以会瘦身,是用力量去化解迷药毒性。

虽说只是迷药,只要不摄入过量,身体不会出问题,但温汀心始终悬着,就怕他一个判断失误,导致彭志庆三人出差池,那他这辈子恐怕都难以心安。

现在,这个顾虑没了。

温汀想也不想,干脆直接将整个文焰分成两簇投入鸳鸯锅,迅速化去大半药性,随即收回。

看着再次缩水的文焰,温汀一阵肉疼,却又无法言说,只能化悲愤为食欲。

彭志庆抬头,狐疑地看了一眼温汀,刚刚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眼前划过,方向来自温汀。

接着是王彦斌,他也心有所感。

最后是周旭,他感应更加模糊,只以为是错觉,但在看到彭志庆和王彦斌视线都不约而同扫向温汀时,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方才,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只是他感知不足以发现。

“这么看着我干吗,抢不过我,难道要用眼神让我屈服?”温汀揶揄,“吃,快吃,再不吃可就全被我一个人吃光了。”

说罢,温汀一阵风卷残云,鸳鸯锅中菜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王彦斌见了,怪叫一声,也跟着加入抢菜行列中。

彭志庆和周旭愣了愣,对视一眼,都从中看到了怪异之处。这跟原先说好的不一样,温汀的意思是让他们似快实慢进餐,尽量少吃,给人一种他们吃了许多,实则没下肚多少的错觉。

现在完全反了。

彭志庆和周旭并未迟疑多久,很快,也加入抢食行列中。

温汀不是如此冒失之人,更不会言而无信,说话如放水,既然他这么做了,那就有这么做的缘由,他们照做便是,别的无需多虑。

很快,桌上菜品便一道道空了,酒瓶也堆了一地。

见时间差不多,温汀再次分出一缕文焰。

下一刻,一簇摇曳生姿肉眼可见的小火苗先后闪现在彭志庆三人被桌子挡住的腿上,随即,一道意念传入脑海。

当得知接下来计划后,彭志庆和周旭还没什么,他们早有心理准备,王彦斌差点没跳起来,好悬才绷住。

没多久,周旭神情恍惚,随后醉趴在桌上,稍后,温汀三人也相继醉倒。

看着边上一溜空了的酒瓶,嗯,他们一起“醉倒”,这一点问题都没有。

只不过,临“醉倒”前,温汀往外发送了几条消息,就等幕后者入殻,来个瓮中捉鳖,将之一网打尽。

四人“醉倒”不久,包间门被敲响。

“叩叩!”

“谁啊,进、进来……”唯一还保持一点“清醒”的温汀醉醺醺道,头往上抬了抬,很快又趴下,之后再没声音。

见状,门外服务生打扮的工作人员等了一会,之后再次敲响包间门,见无人应声,推门而入。

片刻后,温汀四人从后门被架出火锅店,有人撞见问起,便说是客人喝醉了,送客人回去。

这种情况以往不是没发生过,众人司空见惯,问过就算,温汀四人“顺利”被转移走,神不知鬼不觉。

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特别行动队正张开大网等着他们,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没有收网罢了。

眼看快到目的的,一路尾随而至的队员们等不及:“柳队,看来到据点了,还要等吗,再等恐发生意外。”

“行动。”

“是。”

有心算无心,对手毫无防备之下,加上有温汀四个“醉汉”突然酒醒,里应外合,柳严他们行动非常顺利,几乎没费多少力气便顺利解救“人质”,并将这个小院据点人员统统抓获。

“柳队,这是此次涉案人员资料。”

稍后,会议室大屏幕上开始滚动播放相关信息。

“何亮,男,二十八岁,何明大哥。”

“何明,华府大学大三学生,不幸于异变发生当晚遇难。”

“刘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