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章(1 / 1)

社*******情 归途何在 1106 字 9个月前

昨天晚上太宰说今天会遇到惊喜,打算去餐厅就餐顺便琢磨该怎么告辞的我在门厅挑高的平台上看到了这份“惊喜”主动送上门。

嗯……只有惊,喜什么的,颇令我难以描绘。

以普通人的反应能力而言,我只看到一道黑色身影从门厅外撞进来,下一帧画面就是同事太宰治被砸进墙里几乎抠不下来的凄惨模样。

嗯……看不出来啊,这家伙一向文文弱弱怕冷怕热怕疼怕痒,堪称迪士尼在逃豌豆公主,如此矫情的一个人,竟然在这种暴击下只不过破皮出血,而已?

换了我绝对要原地大哭,如果还有气能哭得出来的话。

还好是上午,赌徒难得有能这么早就出现的,没有产生无辜遭殃的路人。

烟尘散尽后我终于看清楚袭击者的模样,第一时间选择拦下打算冲上去的阿敦。不,你别去,你去了就是挨揍,何必呢。

“啊啊……不小心吃了一记蛞蝓飞踢,很疼啊!”太宰及时矮身蹲下躲过第二脚,我和阿敦眼睁睁看着装潢精良的墙面被人一脚铲出水泥钢构。

不真实感油然而生。

楼下门厅中的两个人竟然还能有来有往打起来,难道武装侦探社“武装”这两个字指得并不仅仅是社长和国木田先生?

“吹雪姐,我要下去帮太宰先生!”阿敦急得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手臂膨大为虎掌,看上去毛茸茸的……

为了不让他冲下去变成红烧老虎或是虎皮地毯,我叹了口气向那位没注意到这边的“惊喜”打招呼:“中也,早上好?”

打架,啊不是,单方面殴打的某人迅速收手站到还算整洁的地板上抬头:“吹雪姐?你怎么在这里!”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没本事从三米高的跃层平台上跳下去耍帅,我选择老老实实顺着楼梯走:“我来探望远房亲戚,你呢?”

“……”他愣了一下,眼神恍惚,进而重新清醒:“哦,我知道,你之前提过的那个外国亲戚。”

事实上是我从来没有过这么一房亲戚也绝对不会和他说这种事。如果昨天太宰没有告诉我关于“书”的情报,眼下我肯定会以为中也疯了。

“书”对记忆与现实的改动效果竟有如此强力,怪不得被异能特务科当什么似的封印起来。

话说……既然我既是锁又是钥匙,那么可以阅读这本书吗?可以拿起这本书吗?

——这似乎是个危险的念头,我决定放在回到横滨后再思考。

从中也一脚踹飞太宰开始算到现在,保镖们终于将西格玛请了出来。他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装束,面对上门拆迁砸场子的人可就没有昨天看上去那样好脾气。

“portfia的重力使,中原中也先生。请问您的行为出于森先生授意,还是……”

中也愤愤不平瞪了太宰一眼:“私人恩怨,等下会进行赔偿。你们都给老子让开,打死不管埋!”

“抱歉,您不能在赌场里伤害我的客人。”

西格玛走下楼梯拦在我身前:“尤其是这里还有我的家人,您会吓到她。”

我:“……”

突然意识到昨天刷的赌资真正的主人出现了。

上前踮脚在他耳边轻语解释,西格玛听完无语了片刻。他看上去很想吐槽,但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忍住了:“如果二位确有恩怨,也请在离开后自行处理。”

太宰立刻像是有了铲屎官护犊子的恶猫那样抖起来:“啦啦啦啦啦小矮子小矮子气鼓鼓的小矮子”

——某天要是从警局得到此人被当街打死的通知我绝对不会意外。

“好了好了,中也你还没吃早饭?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吃过早饭再说。”紧接着转向西格玛:“重新装修门厅的钱就从昨天赢的那些筹码里扣吧?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关你什么事,portfia的前干部与现干部之间的恩怨,怎么能算到吹雪你的头上去。”西格玛拍拍我的手臂:“没事,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很好解决。”

其实气得脑门上冒了n个“井”字出来,西格玛真不容易。

“这个,我的同事,哪怕看在福泽社长的面子上我也得把他活着带回横滨;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父亲生前很喜欢的孩子,我不能眼看着你们起冲突。最重要的是……西格玛,你这儿有谁能打得过中也么?”

要是真能用武力解决问题我还用得着你们!我亲自出手打死森鸥外!

“呐,总归还是太宰先盗刷了别人的信用卡,当然中也拆了你的门厅也有不对……”我磨磨蹭蹭走到两人身后推了推:“道歉!”

只要不是向青睛蛞蝓道歉就行!

中也扯着帽子哼出一声:“抱歉,对不住了,没控制好力道。以后你在门口竖个‘青花鱼不许入内’的牌子,我出钱再给你多修一个大厅!”

“什么啊!明明应该竖个牌子写‘蛞蝓禁止’才对,你这个黑漆漆的邪恶小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