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1 / 1)

几人都以为这件事情不急,可以慢慢查。

然而,第二天中午周国梁背着秀薇儿下山这件事情就已经人尽皆知了。

周安和陈妍两个人从学堂里回来的路上就觉得周围人的目光怪怪的。

就连和陈妍定亲的周安接受的目光都怪怪的,更不要说周国梁和周黎明了。

周安刚到家,周黎明也赶来了。

“周哥,这件事情不是我说的!”周黎明刚一来,这句话就脱口而出。

虽然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堪的窃喜,但是这件事情不是他说出去的,他也不愿意自己在秀薇儿心里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形象再次崩塌。

周黎明看着周安的眼神里有着不安和忐忑,他不知道,在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周安还会不会在相信他了,毕竟这件事情他的嫌疑最大。

然而,周安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看向周国梁,想要知道他怎么看。

周国梁想了一会,却说了一个不搭边的话题,“秀薇儿和谁有仇吗?”

这件事情虽然对他有影响,但是却远远没有对秀薇儿的伤害大,所以他才觉得是和秀薇儿有仇的人故意放出来的消息。

陈妍想了想,“没有吧,都是些小摩擦。”

然而,陈妍忘记了,当初就因为她疏远了某人,某人就对她怀恨在心了。

“会不会是夏彤?”周安弱弱的道,他总觉得女生的第六感是很准的,昨天秀薇儿脱口而出夏彤的名字,周安觉得还是她的嫌疑最大。

周国梁看向陈妍,“两个人在知青点有什么摩擦吗?

陈妍想了想,摇了摇头,夏彤完全看不出来和秀薇儿有过节的样子,倒是对她不是很待见。

“小安,小妍,吃点饭再说吧,黎明也在婶子这一起吃点吧,有什么事情吃完再说。”

“唉,好。”周黎明胡乱的应了一声,他的之前也会在周安家里吃饭,也不别扭。

几个人草草的吃完饭就又聚在了周安的房间。

看着几个人匆忙的背影,红秀梅叹了一声气,红秀梅这么爱八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几个人在商量什么事?

只是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她也不知道,几个孩子也不说,愁死个人了。

讨论来讨论去的,周安都困了,头一点一点的,突然“dang”的一声磕在了书上,口水流了一片。

还是周国梁眼尖,看见了周安开小差的行为,及时的把周安捞起来,拿着纸想要将书上的口水擦擦。

突然,周国梁的手一顿,唰的一声将被周安流了口水的书拿了起来,怼到周黎明眼前,“你看看,这个字!”

周黎明不明所以。

陈妍却“咦”了一声。

“你看看这是不是“秀薇儿”写给你的信?”

周黎明瞪大了眼,拿出怀里的信一一对照,脸色沉了下来,最后,他收回信封,“是的,一样的。”

周国梁看向周安,“这本书哪来的?”

周安被周国梁的动作吓到,此时才回过神来,“就废品站里随便找的一套书。”

废品站,那就是说不知道是谁的了!

听到周黎明的话,陈妍突然想到什么,出声道:“我昨天在另一本书里发现有一张旧照片,不知道有没有用。”

“拿来。”这个时候,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

陈妍将书拿来,找到旧照片,拿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张照片眼熟。”

周安惊讶的看着陈妍,他怎么不知道书里还有一张旧照片啊?

照片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了,有点模糊,大概能够看见五官和长长的头发。然而,不仅陈妍觉得眼熟,就连周安都觉得眼熟。

“你们三个人都觉得眼熟?”周国梁看见三个人的表情,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陈妍刚来没多久,看见照片就觉得熟悉那么这张照片的人她一定接触过好几次,很有可能是和她一起干活的知青。

如果真的是知青的话,周国梁记得周秀琴在信里和他提过,周安是管知青记分的,觉得眼熟也正常。

最重要的是,村里人没有多少是上过高中的。

周安的这本书可以说是非常有用了,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出现。

恐怕写信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是因为周安无意间找到的一本书而暴露的。

写信的人一定和秀薇儿亲密接触过,甚至是和她相处已久,那么夏彤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而“她”在信里和周黎明借钱也有可能是家里缺钱。

“小妍,夏彤家里情况怎么样,花销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