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1 / 2)

“好好好,你先起来,我保证不打你。”陈妍看着周一梅这样,有些无奈,她敢保证,一定是周狗子撺掇一梅这样做的。

要是没有周狗子在里面当这个搅屎棍,她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真的吗?你真的不打我。”周一梅好像演戏上瘾了,哪怕陈妍跟她连连保证,她还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就算站了起来,也扭扭捏捏的不敢坐下来。

陈妍还想解释什么。

然后她一抬头,发现整个班上的学生齐刷刷的都用一种看魔鬼的眼神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的老大,就怕她下一秒就拽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棍子朝他们打下去。

陈妍心累的叹口气。

“好了一梅你先做一下吧。”

周一梅见好就收,找了个最靠前的位置坐下了。

“你们先自己看一下课本,我出去一下。”出去找周狗子算账!

陈妍这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熊孩子们吓得一个激灵,吓的连身姿都坐直了不少,异口同声的回答,“好的,老师。”

要不是因为没有这个习惯,陈妍都想抽根烟来表达一下自己的郁闷。

不知道为何,看着陈妍的背影,周一梅总觉得事情和她哥想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女人特殊的第六感告诉她,她哥要倒霉了。

突然,周一梅的膀子被人轻轻的捣了一下。

“喂,你没事吧?老师打人疼不疼呀。”

说话的是他们村有名的邋遢户刘二牛。

因为桌子是加急做的,不太够,所以是两个人坐一张桌子。

刚刚周一梅没注意到旁边的人是谁,现在看见刘二牛脸蛋上的鼻涕,脸色有点扭曲。

没好气的一把拍掉了胳膊上的黑乎乎的手,“你干嘛,你把我衣服弄脏了怎么办。”

刘二牛有点不知所措,呐呐道,“可是你衣服本来就是脏的呀。”

周一梅拍衣服的手顿住了,她忘了为了装得可怜一点,她穿的衣服都是又脏又破的。

但是,周一梅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错的的。

发育良好的周一梅比刘二牛高了半个头。

所以当周一梅抬起头,小脑袋昂起来的时候,对于刘二牛奶居然有一种举高临下的感觉。

“你脏,你才脏,我衣服可干净了,你不仅衣服脏,还手脏,别让你的脏手碰我。”

刘二牛收回手。

有点委屈。

他本来是看着周一梅可怜,想把自己的苹果让给她吃的。

刘二牛不再说话,低头默默的看着书本。

周一梅只是性子要强,并不是不讲理,看着沉默的刘二牛,涌起淡淡的心虚感。

大不了明天带点好吃的给他好了,周一梅心里有点心虚的想到。

当然,到时候不能这样给他,而是偷偷给他,不能让别人知道的那种,否则她面子往哪放?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的事,之前她的一波骚操作,让教室里都很安静,两个人哪怕偷偷摸摸的说话,也无比的清晰。

在两人还不知道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敬佩且恐惧的看着两个人的方向。

他们心里都是同一个想法,周一梅好厉害啊,竟然被打成那样了,还敢上课讲话。

就在周一梅刚翻开书的时候,陈妍回来了,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刚刚她出去找了一圈,结果竟然没有找到周手子。

陈妍呼出一口气,勉强的维持住了自己的心境,“好了,大家开始上课吧,今天我给大家讲的是”。

周一梅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差一点,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呜呜,都怪刘二牛,她决定明天不带东西过来了!

陈妍上完课走出教室的时候正好和许文遇见。

“陈知青,你心情不好么?”

许文的话问得有点迟疑,实在是陈妍虽然看上去小小的一个,但是此刻气场却有两米八,周身弥漫着佛挡杀佛的气质。

这一刻,许文觉得自己一米八的大个子都白长了,在一米六的陈岩面前,有些瑟瑟发抖。

但是大家都是同事,以后还要好好相处,现在看见成妍脸色不好,他理所当然的应该问一句。

好在,虽然经过一节课的酝酿,陈妍火气不但没消反而更旺盛了,但是陈妍却不是那种会随便发火的人,

所以听见许文的话,陈妍的脸色缓了缓,声音也压的听起来和平时差不多,“没事,只是有点事情要找安哥商量一下。”

必须要揪着周安的耳朵商量的事情!

不知怎么的,许文总觉得脖子觉得有点凉凉的。

“是这样吗?”许文觉得有点怪,不过到底是小两口的事情,也不好多插嘴,所以他机灵的转移了话题。

“陈妍同志,二年级孩子都怎么样?听话吗?”

陈妍想了想教室里那群草木皆兵的熊孩子,静默了一瞬,不知道该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