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1 / 1)

算了,美食当前不想这么多。

陈妍举起筷子刚要开动,周安突然把她跟前的饭端了过来,然后把自己跟前的米饭推到陈妍面前。

陈妍:

这是什么骚操作?

周安一时间有点心虚,眼神多闪,干咳了一生,“那个小妍,我觉得你那碗风量看起来比较多,你可能吃不完,所以我和你换了一下。”

陈妍低头看着规格一样的饭盒和全都盛的满满的饭,心情复杂。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狗子又要搞事情了。

陈妍捏了捏眉心,想了想,觉得刚定亲几天就家暴可能不太好,只好默默的忍下去了。

“小妍,你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周安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陈妍的忍耐边缘试探,目光灼灼地盯着陈妍。

那目光里面带着小惊喜和小忐忑,然而看在陈妍的眼里却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陈妍早上的时候简直是想捏爆周安的狗头。

好不容易她自己劝自己把自己给劝住了,结果中午的时候,这条蠢狗非但没有丝毫的反悔之意,反而得寸进尺,不仅抢了她的饭,还朝着她露出幸灾乐祸的嘲讽表情?!

陈妍:感觉尊严收到了挑战!

我的四十米大砍刀在哪?

这是自己对象,不能打死,不能打死,陈妍在心里这么警告自己。

然后,在周安的注视下,陈妍缓缓夹起一口米饭,放进嘴里,嚼嚼嚼。

周安的表情更加热烈了。

“怎样?好吃吗?”

陈妍嚼嚼嚼的动作顿住,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好吃呀,又香又甜的,还有肉味。”

周安:!!!!!

米饭怎么会有肉味?

周安低头看了看米饭,确定是他从锅里捞出来的那一碗,头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我怀疑你在瞎说,而且我有证据。

陈妍冷笑一声。

周安抖了一下,这才意识到陈妍的情况有点不对。

总觉得,媳妇今天有点暴躁,是怎么回事?

周狗子的求生欲,简直不要太强了。

他回想一下,从早上到现在的事情,一瞬间就确定了,绝对是周一梅那里出了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本来还想给陈妍一个惊喜,但是现在嘛,周安在陈妍低下头想要吃第二口的时候,连忙把饭抢了过来。

陈妍:???

周狗子是真的皮了!!

一而再再而三,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陈妍决定今天必须要给这个周狗子松松皮,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周安感觉到陈妍周围的低气压,头上的汗都要出来了,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书到用时方恨少,东西在用是很难找!

他记得之前明明就是放在这里的,怎么现在不见了?

终于,在周狗子狗皮被扒之前,他找到了自己藏在米饭里的东西。

周安从米饭里拿出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是他爷爷未雨绸缪留下来传给子孙的。

今天早上周安带着周一梅过来的时候,并不是不想留下来,而是周国梁突然要找周安。

等到周安赶回去的时候,周国梁就带着他上了山,然后打开了他们周家的老库。

说实话,周安第一次觉得自己太穷,看的都有些眼花缭乱。

最终周安看中的是一枚看似很普通的戒指。

当他拿起戒指的时候,周国梁就笑了,“小兔崽子,我就说全家最你最精,一下子挑出一个好的。”

周安只是装傻嘻嘻笑。

周安第一眼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就觉得它特别适合陈妍。

虽然只是一枚银戒指,然而上面的一点绿意,却是经过千雕万琢的。

周安也是偶然间才发现这一点绿意里面竟然有一副字,一副百年好合!

周安看到它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上学时学到的一篇课文,叫做核舟记,这篇课文讲述的是在桃核上雕刻出一幅画,人物场景,全都栩栩如生,可谓是巧夺天工。

周安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拿到这样的一枚戒指?

百年好合,这四个大字锵然有力,没个几十年的功夫是雕不出来这个风骨的。

要想雕出来这么精密的场景,这个人必须是一个优秀的雕刻师,同时还是一个优秀的书法家。

人生短短几十载,能够同时学好这两门的又有几人呢?

所以周安第一眼看中的就是这个戒指。

怎么送给陈妍才好呢?

周安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花式追女友108式脑光一闪,不如就放在米饭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