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107(1 / 1)

锦衣香闺 笑佳人 1067 字 9个月前

英王解禁后,正德帝对萧震的态度明显冷落下来。

以前朝堂上,萧震与别的臣子闹口角,甚至顶撞正德帝,正德帝基本都偏心萧震,也不在意萧震的直脾气,现在萧震与臣子争执,十有八次,正德帝会斥责萧震。萧震只是脾气直,并不傻,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但,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

大周西南边陲有个安国,一直向朝廷进贡,三月里安国被邻国偷袭,危在旦夕,安国派来使臣,向大周求援。

朝堂议事,有臣子提议朝廷明着发兵救援,实则趁机占据安国,纳入大周国土。

正德帝颇为心动。

萧震觉得不妥,一来安国地势偏远,当地百姓全是不通教化的夷人,便是占领了也不好控制,二来安国对大周忠心耿耿,老老实实地上供金银珠宝,大周却乘人之危攻打安国,有失道义。

“武英侯的意思是,朕与其他诸臣都是无德之人,就你一人有德?”正德帝绷着脸质问道。

萧震低头,拱手道:“臣不敢,臣……”

“朕看你非常敢!”正德帝打断他的话,盛怒之下,以“不敬”之罪罢了萧震的官!

萧震气得,瞪圆了眼睛,拂袖而去,破官当得憋屈,他宁可不干了!

满朝文武皆京,英王瞄眼萧震狼狈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萧震没了官职实权,空有个侯爷爵位,燕王周元昉就相当于少了一个助力。

萧震气冲冲回了侯府。

自从被正德帝冷落,萧震每天都会吃些气,苏锦已经习惯了。如果错在萧震,她会劝萧震改改他的脾气,但问题明显出在正德帝身上,帝王若不想用臣子了,臣子做的再好,帝王也能揪出臣子的错来。

为何正德帝突然态度大变?

苏锦有点睡不着了,萧震丢了官她不在乎,前来给女儿提亲的人数锐减,苏锦也不是太在意,那种因为萧震丢官就放弃她女儿的墙头草,根本不值得女儿嫁。此时此刻,苏锦最担心的是阿彻,看样子,正德帝八成是要立英王为储君了,待英王登基,燕王会是什么下场,她的阿彻呢?

苏锦担忧,燕王府幽静的书房,周元昉对阿彻道:“是我连累了侯爷。”

阿彻道:“王爷多虑了,家父性情刚正口无遮拦,皇上偶有不喜,乃人之常情。”

偶有不喜?

周元昉仔细咀嚼了这四个字,奈何父皇的心思,无人能准确揣度。既然阿彻不甚在意,周元昉就不提此事了,笑着问阿彻:“是不是快当父亲了?”

想到家中大腹便便的妻子,阿彻沉静的眼眸多了几分温柔,脸上也露出了不自觉的笑:“四月中旬吧。”

周元昉拍着他肩膀道:“你我幼时相遇,转眼你都要有儿子了,等孩子出生,我一定去侯府讨杯喜酒。”

阿彻微微皱眉,道:“皇上刚免了家父的官,王爷……”

周元昉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说,当然他也有自己的道理:“你我交好非一日两日,若我因侯爷失宠便疏远你,父皇难道会高兴?”

阿彻笑了,确实如此。

傍晚,阿彻回了家,听说母亲陪父亲去逛花园了,猜到母亲正在开解受了委屈的父亲,阿彻就没去打扰,直接去见妻子。

霍温清还有一个月就要临盆了,衣摆高高撑了起来,阿彻见她出门来接他,不禁加快脚步,走过去扶住妻子,低声道:“不是叫你别乱动?”

年轻俊美的男人满眼关心,霍温清柔柔地笑:“娘还叫我没事多走走呢,说是这样生的时候更容易。”

阿彻就没话说了,母亲生了他们兄弟四个,肯定比他懂。

夜里歇下,阿彻与妻子说悄悄话:“官场的事有我们,你不用担心。”他怕妻子也为父亲丢官一事发愁。

霍温清比他想的透彻,低低道:“多事之秋,父亲罢官回家,未必不是好事。”

阿彻一惊,第一次发现妻子居然还懂政局形势。

霍温清靠到他怀里,握着丈夫的手放到肚子上:“我没事,你在燕王身边,才要多加小心。”

阿彻轻轻拥住妻子:“我明白。”

四月中旬,霍温清生下一个六斤重的男娃,母子平安。

家里添丁了,还是一个替冯实继承香火的孙辈儿,萧震很高兴,一扫之前的郁气,开开心心地与苏锦来看孙子。刚出生的男娃,脸庞像阿彻,眉眼随了霍温清,苏锦喜欢,萧震更喜欢,要是这孩子也长了双酷似沈复的桃花眼,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添堵。

“父亲,您帮孩子娶个乳名吧。”阿彻笑着道,大名不急,孩子养到周岁再取也不迟。

萧震熟练地抱着孙子,想想好兄弟冯实的脾气,感慨道:“贱命好养活,就叫六斤罢。”

苏锦捂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