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10(1 / 1)

锦衣香闺 笑佳人 1106 字 9个月前

为何要单独与她说话?

周元昉看着对面的小姑娘,看着阿满那双因为恼怒越发灵动的丹凤眼,他突然涌起一股冲动,下楼时临时准备好的说辞全忘了,语无伦次地,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我,我想娶你当王妃。”

阿满眼睛还是瞪人的样子,但听完周元昉简单直白的话,阿满就傻掉了。

她看得出周元昉似乎有点喜欢她,可阿满没想到,周元昉会这么快、这样说。

小姑娘愣愣的,周元昉白皙的脸突地红了一片,就像刚扔进锅里的虾,转眼成了粉色。

阿满第一次见到男人这样,吃惊之余忍俊不禁,扑哧笑了出来,觉得此时的周元昉好傻。

她一笑,周元昉更不自在了,袖中拳头紧握,恨自己为何如此不争气,明明在阿彻面前好好的,见了阿满就丢人。可是,阿满笑起来太美了,低着头,白白的小手虚掩着红红的嘴儿,肩膀一抖一抖的。

周元昉脸上的火不知不觉散了开去,呆呆地看着他惦记了许久的小姑娘。

阿满笑着笑着,忽然感觉不对劲儿,一抬头,就撞进了周元昉明亮专注的眼里。

阿满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小手攥着袖口,风水轮流转,变成她的脸一点一点红了起来,越来越红,仿佛她就是被扔进锅里的第二只虾。

周元昉想,红脸的阿满也很美。

知道她害羞了,周元昉情不自禁上半身前倾,放低了声音道:“阿满,我记得,我小时候就只喜欢与你一个女孩子玩,那时候你是我最好的玩伴,跟你一起做什么我都喜欢,我还记得你亲手做了两个包子送给我。现在你长大了,前年在京城第一次看见长大的你,虽然你不记得我了,我却很高兴,因为你与我记忆中的小阿满一样可爱,我,我都喜欢。”

年轻的王爷每多说一个字,阿满脸上的火就多一点,都快烧起来了,尤其是“小阿满”、“可爱”这两个字眼,阿满都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了,只听母亲教训两个弟弟时,会说她四五岁时很乖很听话,一点都不淘气。

“阿满,你愿意做我的王妃吗?”时间有限,阿彻随时可能过来,周元昉紧张地问。

阿满脑袋里乱乱的,心底有个声音说愿意,可她又觉得,这么轻易地答应好像太不矜持了。扭捏片刻,阿满故意兴致寥寥地问:“做你的王妃,有什么好处?”

周元昉一呆,这算什么问题?

阿满飞快地瞅他一眼,再扭头哼道:“我娘说,姑娘家嫁人就要找我爹那样的,在外面有本事,回了家事事都听妻子的,你贵为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愿意那么对待自己的王妃吗?还是觉得王妃也得听你的?”

阿满喜欢周元昉的容貌,喜欢他王爷的尊贵,最喜欢的还是周元昉看她的眼神,那样的眼神,就像父亲看母亲,但又比父亲更炽烈,毕竟父亲平时总是装模作样摆威严。但这所有的喜欢,都是有条件的,如果周元昉做不到父亲对母亲的好,就算他成了最尊贵的帝王,阿满也不会嫁给他。

“愿意,阿满,只要与国事外朝无关,其他的我都听你的。”周元昉郑重地道,“刚刚我也向你哥哥许诺了,我只有你一个王妃,不会再碰别的女人。”

年轻的男人,容易做出承诺,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也容易相信。

这一刻,阿满很相信周元昉,她也没有想到周元昉以后会不会失约,与那么复杂的长远比,阿满此刻满心甜蜜。

小姑娘低着头,偷偷地欢喜。

周元昉拿不准她在想什么,急了:“阿满,你愿意了吗?”

阿满小脸羞红,言不由衷道:“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哪有你这样跑来问我的?”

周元昉:……

这算什么意思?

就在周元昉想要个准确回答时,楼上传来了脚步声,阿满知道那是哥哥,羞涩的姑娘噌地跑到船外去了,不想让哥哥瞧见自己现在的模样。

周元昉怅然若失,却在阿彻露面那一刻,恢复了从容。

“阿满怎么说?”扫眼妹妹娇小的背影,阿彻低声问。

周元昉不由露出一分挫败:“她说,婚姻大事,父母做主。”

阿彻眼角抽了抽,那么多提亲的人家,也有父母都看好的,叫妹妹躲在帘子后相看,妹妹不是嫌弃男方黑就是嫌弃男方嘴巴似乎有点歪,那时候,妹妹可从没说过叫父母做主。

“明日我去拜访侯爷与夫人。”离开前,周元昉对阿彻道。

阿彻劝阻道:“王爷去侯府,太惹人注目,不如我回家问问二老的意思。”

周元昉想了想,同意了。

阿彻送他上岸。

周元昉跨到岸上,最后看眼画舫,他目光复杂地对阿彻道:“阿彻,我只想要阿满,侯爷夫人那边,你,尽量替我争取。”

阿彻点点头。

周元昉走后,阿彻去找妹妹。

阿满红着脸,不敢看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