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 / 2)

锦衣香闺 笑佳人 1180 字 9个月前

萧震人在京城,心却跟着大周的军队去了草原,每天都要打听最新的战报,然后站在御赐的舆图前沉思。

苏锦不懂打仗,但她在乎大周的输赢,每晚睡觉前,苏锦就趴在萧震怀里,听萧震给她讲前线的战况。草原与京城隔了太远,战况瞬息万变,虽然萧震觉得这次朝廷的胜算很大,可他不在前方,只能估测而已。

正月里,草原传来朝廷大捷的喜讯,萧震提了半年的心,终于落稳了,也不介意正德帝冷落他的事了。

但直到帝王回京,萧震才得知,正德帝在混战中挨了匈奴大将一刀,刀尖扎入正德帝腹部,勉强躲过要害,却也折腾走了正德帝半条命。为了稳定军民、民心,正德帝秘而不发,隐瞒了一路,到了京城才放出消息来。

君臣一场,萧震立即进宫去探望正德帝。

正德帝没有见他,萧震跪在大殿外,一直跪到天黑,也没得到帝王的召见,进出的文武大臣们或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萧震无动于衷。他确实怨过正德帝对英王的偏袒,可在萧震心里,正德帝是个明君,正德帝给了他立功的机会,正德帝给了他无数次纵容。

“皇上吃了药,已经歇下了,侯爷还是回去罢。”正德帝身边的大太监,与萧震也是老熟人了,弯着腰出来劝道。

萧震仰头,问他:“皇上伤势如何?”

大太监笑道:“皇上说,他后日便会上朝主政。”

既然还能上朝,就说明没有大碍。

萧震看眼大殿里面,神色复杂地离去。

大太监望着萧震魁梧的背影,依稀看见了出征前的皇上,皇上也像武英侯这般高大,只是,经此一劫,皇上怕是,再也不能恢复元气了。

隔了一日,正德帝果然出现在了朝堂上,曾经威风凛凛的帝王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被两个小太监小心翼翼扶到龙椅上,然后他虚弱地靠着椅背,示意大臣们上奏。大臣们劝帝王爱惜龙体,可正德帝勤于政事,不肯懈怠半日。

既然皇上不听劝,大臣们也不客气了,开始纷纷上书,请求皇帝册立储君。

储君乃一国根本,以前正德帝身强体健,大臣们拗不过他,现在正德帝虚弱成这副样子,再不立储君,万一哪天正德帝驾崩了,丢下烂摊子怎么处理?有了名正言顺的储君,帝位才会正常延续,江山才不会动摇。

这一次,正德帝也没有再强势的拒绝。

关于储君,朝臣们有拥护贤德的端王的,有拥护立下战功无数的英王的,也有拥护嫡子出身的燕王的,其中以英王的呼声最高,燕王其次,支持端王的最少。就在正德帝刚表现出属意英王时,御史们突然疯狂地弹劾英王,罗列了十八条罪名,包括英王母族在地方作威作福,也包括英王强抢徐家女、害怕事情败露又逼死徐家女一事。

英王被御史们弄得脑仁疼,坚信是燕王在背后捣鬼,英王便暗示他手下的御史也弹劾燕王。

那些御史们很想替主子效劳,然而燕王与英王差了十几岁,以前只是养在皇宫的一个小皇子,能犯什么事?皇后过世后燕王才开始肩负监造北平皇宫的重任,但琐事都由正德帝亲自挑选的能臣们办好了,燕王没事去工地溜达一圈便可,御史们根本挑不出什么错。

绞尽脑汁,御史们终于想到一个罪名,诬陷燕王不近女色其实是有龙阳之癖,身边容貌昳丽的阿彻就是证据,燕王迟迟不娶妻纳妾也是证据!

英王觉得这主意挺好!

结果御史刚在朝堂上陈述完,正德帝第一个发怒了,狠狠地拍了一下龙椅:“放肆!”

御史跪了下去,头却高高扬着,不卑不亢道:“曾有百姓亲眼目睹燕王殿下与冯彻举止过密,微臣句句属实,还请皇上明察!”

周元昉淡淡道:“哪个百姓?不如叫上殿来,本王倒要问个清楚。”

御史看向正德帝。

正德帝铁青着脸点点头。

很快侍卫就把御史的人证拎上来了,是个三十多岁的摆摊的摊主。正德帝亲自审问,先叫摊主指出哪位是燕王。

一共只有三个人身穿蟒袍,摊主见过燕王的画像,准确地指了出来。

周元昉面不改色,等着父皇继续审问。

正德帝继续道:“那你说说,哪个是冯彻。”

英王与御史心里都是一惊,以防万一,他们的确提前叫摊主也认了阿彻的画像,问题是,阿彻并没有现身朝堂啊!

这个节骨眼,众目睽睽,两人都不敢给摊主使眼色,只能寄希望于摊主的思索能力了,阿彻只是燕王身边的伴读官,怎么有资格上朝?

那摊主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就算平时听说过官员到了一定品阶才能上朝,可来了天子面前,摊主早乱了阵脚,四处瞅瞅,摊主眼睛一亮,立即指着文官之首道:“他,他就是冯彻,那天我亲眼看见他替燕王爷擦汗了!”

此言一出,文武大臣们的脸色别提多精彩了,霍维章更是爆笑出声,故意打趣内阁首辅沈复道:“沈大人竟然亲手为燕王殿下擦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