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一百零二章(1 / 2)

狼行成双 巫哲 2116 字 9个月前

酒劲儿是真上来了。

这么一躺着感觉酒都匀到脑袋里了似的。

边南觉得头晕,还挺困的,不想睁开眼睛。

邱奕扒掉他衣服裤子的时候他都没太配合,就感觉邱奕跟摊饼似地拽着他胳膊来回翻了几下。

想到这场面他突然就乐了,闭着眼嘿嘿笑着:“注意火候,勤翻面儿别糊了……”

邱奕没说话,随手抓过旁边的衣服扔到了他脸上。

“怎么办,”边南虽然想着这是邱奕生日,他想让邱奕开心,但这会儿在衣服下边儿却怎么也控制不住地想笑,“我要一直乐会影响你发挥么?”

“不会。”邱奕说,声音很低。

边南特别喜欢听邱奕压着嗓子说话,不用特别的注意腔调就会带着满满的性感和挑逗。

“我喜欢听你这么说……”边南抬手想往邱奕脸上摸过去,手刚抬起来就被邱奕抓住一把按在了床上,“话。”

这句话后面本来还应该有点儿别的内容,但邱奕突然压到他身上时那种肌肤紧贴的感觉让他本来就用酒泡着的思维卡了壳。

后面的话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在邱奕滑过他锁骨的舌尖下变成了一声低低的呻|吟。

“笑啊。”邱奕舌尖顺着脖子往上,在他耳廓上慢慢地打着转。

边南顿时觉得晕得更厉害了,在眩晕当中感受到的是邱奕温热的呼吸,还有又顺着胸口往下移去的湿润的吻。

也许邱奕没说错,酒喝到这种程度的确让他放得开,只需要略微的触碰,只需要听到隐约的喘息,他就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茁壮成长的欲望。

邱奕的手和唇在他身上游走,眼睛被衣服盖着,因为看不见而无法预知的挑逗带来了另一种兴奋感受。

邱奕的手最后握住他时,他仰了仰头,喘息声顿时急促起来。

他不知道邱奕什么时候拿的润滑剂,跟变魔术似的……

略微的凉意在滚烫的皮肤上转瞬之间就被暖成一片,边南能清楚地听到邱奕的手和自己身体之间摩擦时温润湿滑的细小声响。

邱奕抬起他一条腿时,他突然在晕头晕脑之中有些紧张,下意识地躲了躲。

“别动,”邱奕轻声说,接着就压着他的腿俯了下来,扯开他脸上的衣服,吻住了他,舌尖从他齿间探入,细细地翻搅缠绕,松开时他贴在边南耳边说,“你柔韧性还挺好啊。”

“谢谢邱教练,你……”边南喘息着说,邱奕直起身,手往后探了控,指尖带着湿滑轻轻往里一探,他呼吸顿时暂停了,身体绷了绷。

邱奕果然是个资深流氓。

边南有些混乱地想。

虽然邱奕跟他一样没经验,但这厮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这方面的心理建设和各种资料小黄片儿摄入肯定很丰富!

边南觉得不该喝酒,喝了酒任人摆布无法反抗真是操蛋。

疼痛,兴奋,抗拒,迎合,都因为脑子里有酒而变得无法操控。

耳边只留下了高低交织着的喘息。

……

月圆月缺。

潮起潮落。

边南趴在床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

晕眩,困倦,某些部位隐隐的不适感混在一起,让他动都不想动。

“洗澡吗?”邱奕搂住他,在他身后轻声问。

“洗个蛋,不想动。”边南扭头把脸压到枕头上。

邱奕的手在他身上轻轻摸了一会儿,坐了起来。

“干嘛去?”边南虽然不想动也不想说话,但还是希望邱奕在他身边呆着。

“拿烟,”邱奕捏捏他的手,下床从裤兜里拿出烟来点上了,靠回床头,“事后烟。”

“幼稚。”边南闷在枕头里乐了两声。

“台词说一下,谢谢。”邱奕拍拍他的背。

“伦家已经是你的人了,”边南憋着嗓子,说得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够给雾霾做贡献了,“你要对伦家负责……我操。”

“放心吧,以后不会亏待你。”邱奕叼着烟粗着嗓子说。

“你丫脸都大出二里地之外了。”边南说。

外面传来了邱彦从那个屋走出来的声音,似乎是小跑着要去上厕所。

“我去看看。”邱奕说了一声下了床,开门出去了。

边南听到邱彦在客厅里有些得意地跟邱奕说他刚又写日记了,把明天的日记写完了。

“明天的日记怎么写啊?”邱奕笑着问。

“把今天的事放到明天写呗,”邱彦说,“我哥哥过生日啦,反正老师也不知道你哪天生日。”

“赶紧睡觉去。”邱奕说。

“尿完就睡啦,”邱彦跑了出去,在院子里又问,“我能看半小时电视吗?”

“不能。”邱奕也跟着出去了。

几分钟之后邱彦又跑着回了那屋,邱奕端着盆热水进来了。

“干嘛?”边南偏了偏头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