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225(1 / 1)

国色生香 笑佳人 671 字 9个月前

睿王成了准太子,朝堂上渐渐起了变化,上朝前散朝后,与睿王搭话的臣子越来越多。对赵恒倒是没什么影响,因为他素来寡言,除非政事公务相关,赵恒从未与任何大臣结多说过一句话,他这样,臣子们早就自动保持距离了。

宋嘉宁却忍不住担心。前世她听到谣言,说是寿王谋害了太子与嫡亲兄长,这辈子过到现在,宋嘉宁已经能够确定,楚王出事与王爷无关,至于被害的太子,定是准储君睿王吧?那么,王爷真是害了太子取而代之的吗?

如果一切能够按照前世继续,宋嘉宁就不必担心了,乖乖等着自家王爷换上龙袍便行。可这辈子变了太多,宋嘉宁就怕万一王爷有争夺帝位的心,却因为身边多了她这个变数,在与睿王角逐的过程中出事。

日有所思,夜里宋嘉宁做了噩梦,梦见王爷像楚王一样,触怒皇上被禁南宫。梦境太不吉利,宋嘉宁白日就更显忧虑了。赵恒察觉,前思后想,最近只有储君这一桩事会让她忧心,他看宋嘉宁的目光便多了几分探究。

赵恒眼里的小王妃,柔顺娴静,知足常乐,虽为王妃,过得却如寻常人家的夫人太太,从不与他打听朝堂国事,连大臣们升迁选用她都不敢兴趣。今日之前,赵恒也从未好奇过,她对皇后之位是什么态度。

“这几日,为何烦恼?”傍晚回府,见她坐在榻上出神,都忘了迎他,赵恒记在心上,饭后昭昭祐哥儿被乳母带走了,赵恒将宋嘉宁拉到怀里抱着,看着她眼睛问,洞若观火的黑眸,好像在提醒她说实话,别想糊弄人。

宋嘉宁不想糊弄他,但也不敢谈帝位之事,示弱地靠到他肩膀,小声撒谎道:“长胖了。”

声音软软的,希望王爷看在她如他所愿吃胖了的份上,别再刨根问底。

赵恒笑,大手捏捏她腰,再往上挪挪,检查是不是真胖了。宋嘉宁只想快点转移话题,既然王爷开了头,她干脆闭着眼睛贴到他胸膛,看似在躲他的手,实则故意蹭呢。让她主动可不容易,赵恒的火轻易被她蹭了出来,惩罚般咬咬她耳朵,赵恒暂且放弃盘问,低头去亲她香香的脖子。

一番酣畅淋漓,宋嘉宁餍足地想睡觉。

“看人家升官,不高兴了?”赵恒拨开黏在她脸侧的湿发,哑声问。

宋嘉宁杏眼茫然,谁升官了?

赵恒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慢慢描绘她眉,简单道:“京兆尹。”

宋嘉宁眨眨眼睛,终于反应过来了,忙解释道:“没有,我……”她想找借口,然而对上赵恒深邃的眼眸,宋嘉宁抿抿唇,钻到他怀里道:“我,我只是担心王爷不高兴。”如果他想当皇上,她就希望他如愿以偿,她的王爷能文能武忧国忧民,本来就比睿王更适合帝位。

赵恒微怔,旋即明白过来,她是在为他忧而忧。

“我没有不高兴。”亲亲她耳垂,赵恒柔声道。

宋嘉宁抬起脑袋,王爷的意思是,他没有觊觎那个位子?

她的疑问写在那双清澈的杏眼中,赵恒却没明确回答,笑着揉了揉她脑袋,低低道:“国泰民安,妻儿无忧,我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