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227(1 / 2)

国色生香 笑佳人 1270 字 9个月前

睿王毫无预兆的晕倒,可把同行的睿王妃吓坏了,孩子交给乳母,立即跟着太监将睿王扶去了崇政殿。上元节,宣德帝心情不错,写了几个简单的灯谜,等着给一会儿进宫的孙子孙女们猜,正对着灯谜犹豫会不会太难了,忽闻殿外生乱,有人高声喊着睿王什么。

宣德帝沉着脸走了出去,然后就看见他最孝顺的二儿子被两个太监抬了过来,人昏迷不醒,脸色发青,仿佛中毒!

身形晃动,宣德帝不受控制地朝后倒,被大太监王恩及时扶住,还有太监要赶过来,宣德帝摆摆手,心慌意乱地命令道:“太医,传太医!”

立即有太监飞奔着冲向太医院,睿王则被扶到了偏殿的龙榻上。太医未至,宣德帝久病成医,亲自扒开儿子眼睛查看,越看越像中毒,一扭头,就见睿王妃跪在地上,一边惊怕地望着他们父子一边没用地掉眼泪。

“元潜昏倒之前,可有不适,可有说过什么话?”宣德帝冷声审问道。

睿王妃早就慌了,六神无主的,努力回忆这两日的情形,睿王妃抽抽搭搭地道:“昨日王爷还好好的,礼哥儿抓周,王爷高兴,多喝了几碗,晚上直接睡下了……今早起来,王爷说他有点头昏,又说是宿醉,我们都没当回事,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又开始哭。

宣德帝攥紧了手,想起什么,目光移向王恩身后的小太监。

小太监进来有一会儿了,得了皇上允许,他低声禀报道:“皇上,寿王殿下、恭王殿下到了。”

听到“寿王”二字,宣德帝难以察觉地眯了下眼睛,盯着面色发青的睿王,过了片刻,宣德帝才点点头。小太监弯着腰往后退,到了外面,再请两位殿下随他进去。赵恒已经听说了睿王出事,轻声嘱咐宋嘉宁、李木兰带着孩子们先留在外面,他与恭王单独去探望。

“父皇,二哥怎么了?”恭王心思浅,看到床上的睿王,他皱皱眉,直接问了出来。

宣德帝没回,抬眼看向他的老三。

赵恒只看睿王,脸上的震惊意外比担心多,虽然显得无情,却与他平时的表现一致。简单查看了睿王的情况,赵恒这才转向宣德帝,好像在等待宣德帝回答恭王的问题,坦坦荡荡,光明磊落。

一直密切观察儿子的宣德帝,没发现任何破绽。

就在此时,太医到了,宣德帝领着两个儿子让开,太医上前号脉,几乎没耗费多长时间,太医便凝重宣布睿王中了砒霜之毒,连忙吩咐宫人准备温水,要给睿王催吐。殿内忙成一团,宣德帝既担心儿子,又雷霆大怒,下旨封锁睿王府不许任何人进出,等候审讯,同时京城戒严。

看着被太医们用各种法子折腾的睿王,恭王突然有点冷,想看看旁边的三哥,终究没敢。

赵恒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其实月初他就知道陈绣派心腹小厮买砒霜了,陈绣事情做得还算隐秘,专挑睿王夫妻进宫时安排的,让小厮假扮百姓去找京城没什么名气的小郎中买砒霜,事后陈绣塞给小厮一百两银子,命他远走高飞。

这一切赵恒都知道,但他以为陈绣会毒害睿王妃或礼哥儿,从未料到,也想不明白,陈绣竟然要害睿王,如果睿王救不回来……

赵恒目光冷了几分。他不希望睿王死,他想睿王活着。睿王当初派人去楚王府祭拜皇叔、堂兄,刺激兄长火烧秦王府触怒父皇,最后被父皇贬为平民幽禁南宫,赵恒早就查到了证据。但那时父皇正在气头上,就算他揭发睿王,父皇沉浸在对兄长的失望中,可能只会对睿王小施惩戒,过阵子吴贵妃吹吹枕边风,睿王就会重新得势。

所以赵恒一直在等,等父皇彻底相信睿王如他表现出来那般兄友弟恭、贤人君子了,他再择机而动。去年冬月,父皇提拔睿王为京兆尹,偏向睿王又心存疑虑,这是他动手的好时机,但也不能操之过急,显得有人存心要害睿王一般,故赵恒筹谋四月初皇叔忌日时动手。发现陈绣有所图谋,赵恒临时更改计划,准备趁睿王府生乱抛出饵。

现在睿王府乱了,却不是赵恒想要的乱,他要的是睿王活着,活着被父皇厌弃,活着被禁南宫,感受兄长所受的苦,如果睿王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被一个侧妃毒死……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赵恒体会不到任何报复的快感。

他真的希望睿王挺过来。

宣德帝、睿王妃也都想睿王活,然而天不遂人愿,已经成为准储君的睿王,就这么死在了他心爱的小妾手中。

宣德帝扑在睿王身上,悲恸大哭。他一共只有五个儿子活到了五岁之后,李皇后所出的他最疼爱的小五病死了,宣德帝疼得彻夜难眠。他最器重报以厚望的老大心里只有皇叔,没有他这个父皇,宣德帝伤透了心。他年轻骁勇的老四在与辽交战时痛失一臂,宣德帝感同身受,仿佛自己也丢了条手臂,如今,他最孝顺仁厚的次子,竟然不明不白地被人毒死了!

“查!查!是谁害了朕的元潜,赶紧去查!”抱着爱子,再尝白发人送黑发人之苦的宣德帝,哀嚎如野兽。

旨意一下,所有去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