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228(1 / 2)

国色生香 笑佳人 1249 字 9个月前

陈绣被大理寺的人带出睿王府时,睿王妃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得知丈夫是被陈绣毒死的后,睿王妃愤怒得快要疯了,立即进宫,请求宣德帝让她去大理寺见陈绣一面。

儿子是因为妻妾之争死的,宣德帝恨陈绣,看睿王妃也不顺眼,但他身为帝王,要维持帝王的威严,无法像乡野村夫那般对陈绣破口大骂,而睿王妃这会儿估计连吃了陈绣的心都有,所以宣德帝允了,愿意由睿王妃替他骂陈绣,并直接赐下毒酒,让睿王妃一并带过去。

大理寺的牢房,陈绣散着头发坐在地上,双手掌心搭着膝盖,十根指头才受刑不久,血肉模糊,疼得一动都不能动。手不动,她人也不动,面容被披散的长发遮掩,从远处看,就像荒草地中坐着一个白衣女鬼。

外面传来脚步声,陈绣眼珠子难以察觉地转了下,但牢房里走动的都是看守的衙役,没什么稀奇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她的牢房外,陈绣目光移过去,看见一袭麻布白裙,是睿王妃。

来骂她吗?

陈绣忽的笑了,慢慢抬起头。

睿王一死,睿王妃有失去丈夫的痛苦,有失去靠山毁了皇后梦的绝望遗憾,这些痛苦在看到陈绣一身血污时稍微缓解了些,可下一刻,睿王妃就对上了陈绣满脸的笑。

“贱人!你这个贱人!”双手抓住牢房栏杆,睿王妃尖叫着骂道,眼睛发红,恨不得冲进去杀了她。

陈绣同情地看她一眼,又垂下了眼帘。

睿王妃一怔,随即攥紧了手,陈绣都要死了,有什么资格那样看她?

睿王妃想说什么,又不想让丫鬟衙役听见,先示意众人出去,她单独站在牢房外。等人走远了,睿王妃盯着陈绣讽刺道:“我知道你想害礼哥儿,现在王爷替礼哥儿死了,你高兴了?再没有人宠着你了,你高兴了?”

陈绣嗤道:“我不高兴,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去,太子妃,皇后,都是别人的了。”

睿王妃咬牙,冷哼道:“那又如何?做不成皇后,我依然是睿王妃,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没有你们在我面前碍眼,我一个人抚养子女,得空养养花逗逗鸟,再得空给你上几炷香,都比你入狱惨死强。”

她或许输给了宋嘉宁,但她赢了陈绣,她依然是睿王府最后的赢家。

她话音未落,陈绣突然仰头大笑,身体颤动牵扯手指也止不住她的笑。睿王妃想颐养天年?做梦!

笑声戛然而止,陈绣定定地看着睿王妃。她毒死了王爷,她认了,大理寺审她,也只审了这一桩事,她交代了,那些人就没有追问她旁的,毕竟他们想不到一个睿王侧妃,居然与当年的楚王纵火案有关。

但陈绣记得很清楚,楚王被废后,王爷暗中解决了派去楚王府祭祀的两个手下,按理说,世上除了她,与死去的郭骁,再无人清楚其中的内情。如今睿王死了,她没有供出那事,大理寺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陈绣想到了寿王,那个骑在马上,冷漠到连个正眼都不给她的男人。

真正希望王爷死的,只有寿王,那寿王为何要对付王爷?因为寿王想当皇上,也想为兄长报仇。所以说,寿王与睿王两府的梁子早就结下了,现在宣德帝还活着,寿王有所忌惮,不能动睿王妃母子,来日寿王登基,会不斩草除根?便是不杀了礼哥儿,也不会给礼哥儿一个皇家子孙应有的荣华富贵。

礼哥儿都没有,睿王妃又怎么可能享乐终生?

对于一个风光过的王妃,一个差一步就封后的准太子妃来说,没有什么比落魄潦倒更难熬了。死很可怕,但只是眨眨眼睛的事,睿王妃却要活着承受寿王的报复,亲眼看着她的宝贝儿子被寿王打压,亲身体会地位一落千丈的滋味儿,睿王妃注定会生不如死。

“我去陪王爷了,你守着儿子一起挨日子吧!”仰起头,陈绣再次大笑出声,睿王妃被激怒,追问陈绣到底是什么意思,陈绣不答,只是发疯似的笑。睿王妃恼羞成怒,拍着栏杆喊来衙役,命他们给陈绣灌毒酒。

有的死囚不甘心死,会拼命挣扎,陈绣非常平静,仰着脑袋老老实实地让衙役往她口中倒。酒水入腹,陈绣继续盯着睿王妃,同情讽刺的笑迅速变得扭曲狰狞,眼睛瞪得滚圆,却始终不肯收回视线,仿佛变成鬼也要找睿王妃算账。

睿王妃浑身发冷,她以为目睹陈绣死去她会很痛快,然而陈绣临死前的目光,像毒蛇一样死死缠住了她,沐浴多少次都挥之不去。

陈绣死后第三天,睿王妃就病倒了,但此时除了丧子的吴贵妃,已经没有人再关心睿王府的孤儿寡母,大臣们的心思,都转移到了寿王、赵溥身上。

大殿之上,宣德帝亲口揭发了睿王死因,并当朝斥责赵溥教女无方。赵溥都快七十了,头发全白了,颤颤巍巍地跪伏在地,乞求皇上降罪。他是开国功勋,为大周立下过汗马功劳,如今半只脚都要踏进棺材了,宣德帝不想罚,只借陈绣之罪,再次罢免赵溥的宰相之位,命其荣归故土,告老还乡。

赵溥跪谢皇恩,涕泪横流。

他这一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