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229(1 / 2)

国色生香 笑佳人 1471 字 9个月前

宣德帝虽然没有揭发睿王陷害前楚王之事,但他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睿王的不满。

按照礼制,兄长亡故,幼弟、子侄都得服丧,服丧时间因辈分而异,然睿王下葬后,宣德帝特许寿王、恭王及其家眷子女无需为睿王服丧,这样的旨意,几乎就等于告知天下,睿王生前肯定德行有亏,触怒他皇帝老子了。

知晓内情的不多,百姓们纷纷猜测是不是因为睿王管不好妻妾,宣德帝嫌儿子死的太丢人才生气的,总之各种揣度。宋嘉宁人在王府,听到些闲言碎语,她也试图琢磨一下皇帝公公的心思,但没有任何头绪,不过真相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的寿王没搀和就够了,还是她心里那个光风霁月的神仙人物。

事实证明王爷没有害过人,宋嘉宁一边高兴,一边也为自己曾经的猜疑暗暗愧疚。犯错就得补偿,宋嘉宁不敢坦白错误,只能想方设法弥补。白日赵恒进宫当差,她埋头为他赶制夏衣,傍晚赵恒回来,宋嘉宁服侍地比以前更卖力,无论他怎么使劲儿,她都受着,面颊红艳,杏眼如雨。

这样的她,赵恒差点真要升仙。

“不怕了?”窗外月牙高挂,帐内,赵恒搂着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的小王妃,哑声调戏。以前坐着,她都叫唤着不要,嫌深。

宋嘉宁埋在他肩窝,慢吞吞伸出一根手指头,一次可以,再来她就怕。

赵恒笑着捉住她的指头,含住那一刻,鬼使神差的,赵恒突然想到了睿王。

牡丹花下死,睿王不就是这么误服了陈绣的毒?睿王初死,赵恒还不满,觉得太便宜睿王了,但现在,全天下都知道睿王是被一个侧妃毒死,这件事注定青史留名,睿王一度风流竟贻笑万年,似乎也不错。

温香软玉在怀,把玩着宋嘉宁细软的长发,赵恒眸色渐深。

睿王死了,父皇也知道了兄长被陷害的真相,那,父皇会不会放兄长出来?

大哥……

自从大哥被幽禁南宫,赵恒已经快三年没见过兄长,没见过侄子们了。

赵恒慢慢停了手。

皇叔被父皇逐出京城那年,他与兄长在船上饮酒,兄长拍着他肩膀,说他不会做父皇。赵恒也保证,他不会做皇叔。转眼三年快过去了,如果父皇现在想要弥补兄长,如果兄长恢复爵位重回朝野,曾经的湖上之约,兄长还会记得吗?

赵恒突然有点冷,冷兄长,冷他自己。

“王爷?”宋嘉宁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从他怀中抬头。

赵恒复笑,抱着她躺下去,闲聊道:“老四那边,是不是快生了?”

原来是想起了这个,宋嘉宁放了心,道:“再有十日吧。”李木兰跟她说过日子,四月下旬。

赵恒颔首,哄她睡觉。

四月十七,恭王府传来好消息,李木兰一举得男。

昭昭比谁都兴奋,央娘亲马上带她去看四叔家的新弟弟,祐哥儿就是姐姐的跟屁虫,姐姐去哪儿他也一定跟着去。姐弟俩一起求她,宋嘉宁拧不过,反正她与李木兰亲,急着过去探望也没什么,便命人准备马车,娘仨高高兴兴出发了。

但宋嘉宁怎么都想不到,寿王府的马车看似轻车简从,暗中却有八个功夫高超的暗卫守护,这还只是在京城,若宋嘉宁离开京城……不但暗卫会增多,她的寿王爷也会亲自陪着。

喜讯也传到了公主府。

端慧公主与恭王幼时玩得还不错,但恭王娶了与宋嘉宁交好的李木兰,端慧公主便不太高兴与恭王府走动了。得知李木兰生了儿子,端慧公主没有嘲讽也没有嫉妒,美眸瞄向内室,心中只有重逢不久的表哥。表哥左脸留了疤,却依然难掩冷峻贵气,高大威猛,端慧公主情不自禁动了春心。

她想跟表哥生孩子,她是他的妻子,本该如此。

天黑了,丫鬟们端着洗脚水退了出去,端慧公主掩好内室门栓,窗户也都关严了,才走到床前,轻轻唤了声。白日她在外室待着,郭骁可以坐在内室休息看书,丫鬟们跟进来,郭骁便暂且藏身床下。

郭骁连深山老林都住过,又岂会在乎这点小苦?

他默默探出床底,尚未起身,便注意到了前面端慧公主的异样。前几晚,端慧公主穿的中衣都很严实,该遮的都遮住了,可是今晚,端慧公主只穿了一条薄纱睡裙,裙摆又薄又透,烛光映照,里面一双纤细小腿清晰无比,淡淡的朦胧,更添诱惑。

郭骁蹙眉,眼帘垂了下去,起身时,飞快看端慧公主一眼,发现她上面露的更多,郭骁立即转身,背对她道:“表妹,你……”

没等他说完,端慧公主便从后面抱了过来,踮起脚双手攀着他结实肩膀,脸迷恋地贴着他背诉情:“表哥,我好想你,咱们成亲这么久,我等了你这么久,我不想再等了,我想给你生孩子。”

失去过,才更想珍惜,端慧公主不怕疼,此时此刻,她只想做他的女人。

“表哥……”仿佛中了迷药,端慧公主贴着郭骁转到他面前,要脱他的衣裳。

郭骁年轻力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