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230(1 / 1)

国色生香 笑佳人 1025 字 9个月前

端慧公主给了谭香玉一百两银子。

谭香玉哭着求她,端慧公主就给了,不是发善心,而是那声音传进耳中,像是牵动人偶的线,端慧公主脑海里空荡荡黑幽幽,有人跟她说话,她本能地应了。见她点头,谭香玉喜得忘了哭,跑出去找守在门外的丫鬟要银子,丫鬟当然不能说给就给,进去请示公主,端慧公主还是怔怔地点头。

丫鬟这才带谭香玉去账房支银子。

“公主,您怎么了?”另一个丫鬟走到主子身边,疑惑地问。

端慧公主僵硬地看向她,如同痴儿。

丫鬟吓坏了,扶住主子手臂,又唤了几声。

端慧公主慢慢地回了魂,但目光依然带着一种痴傻般的滞涩,缓缓看看左右,好半晌,她才回忆起刚刚发生了些什么。身子晃了下,丫鬟想要扶她,端慧公主猛地拍开她手,指着门外低吼道:“滚!”

驸马死后,公主脾气就变得更坏了,丫鬟不是第一次挨骂,闻声便低头往外退,虽然不知公主为何发火,但她绝不想挨打。

碍眼的人走了,端慧公主趴到桌子上,呜咽着哭了起来。她不想哭出声,怕丫鬟们听见丢人,可端慧公主忍不住,耳边翻来覆去地回荡谭香玉所说。按照谭香玉的意思,表哥喜欢宋嘉宁?喜欢到为了阻拦宋嘉宁嫁给寿王,宁愿搭进自己的亲表妹?

端慧公主哭得更厉害了。

小时候表哥偏心宋嘉宁,她都知道,但他们是兄妹啊,端慧公主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如果谭香玉说的都是真的,那表哥为何娶她?

端慧公主想不明白,她只找到了表哥不肯与她圆房的解释,因为他心里装着宋嘉宁啊,所以表哥娶了她,却不碰她。

端慧公主一直哭,哭了不知多久,哭得眼泪都要流干了,端慧公主才失魂落魄地靠到椅背上,闭着眼睛,脑海中全是她与表哥的过往。想着想着,端慧公主忽的睁开眼。

不对,她不能因为谭香玉的一面之词就怀疑表哥,表哥亲口说过,他当初胸口中箭,能熬过来是因为要见她一面,新婚时表哥不碰她,是希望万一他战死沙场,她清清白白地改嫁,现在不碰,是因为怕她怀孕被寿王猜忌。

寿王……

表哥说,寿王听了宋嘉宁的枕边风,故谋害他,好让茂哥儿继承国公府。

端慧公主从来不怀疑郭骁的话,但今日,端慧公主第一次多想了。寿王谋害表哥肯定是真的,至于谋害理由……可能是为了爵位,也可能,是因为寿王看出表哥喜欢宋嘉宁,看出表哥觊觎他的王妃,这才动的手?

真相到底是什么?

相信表哥,婚后表哥不碰她,可相信谭香玉,表哥又怎么会娶她?

端慧公主捂住脑袋,头疼欲裂。

什么国公府什么寿王,她都不在乎,她只想确认表哥对她的心,只想确认她这两年没白等!

怎么确认?

端慧公主攥紧袖口,目光渐渐坚定。

再没心机的人,一旦有了必须达到的目的,便会自然而然地学会心机,更何况端慧公主还是宫里长大的。冷静后,端慧公主在前院收拾好仪容,等神色恢复正常了,她换上一身艳丽华贵的新衣,开开心心跑去后院找郭骁炫耀。

这次端慧公主离开的有点久,郭骁本有些怀疑,这会儿端慧公主一边臭美一边抱怨换衣裳好累,郭骁便明白了,敷衍地笑笑,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过了两日,端慧公主要进宫探望宣德帝。

郭骁给了端慧公主一份毒,以备不时之需。

“寿王行事谨慎,咱们只有一次机会,表妹小心行事,宁可多等,也别打草惊蛇。”端慧公主出发前,郭骁再次嘱咐道。

“我知道,表哥放心吧。”端慧公主看着他笑。

郭骁轻轻亲了亲她额头。

端慧公主嘴上笑,心中半甜半苦。她发誓,她只怀疑表哥这一次,如果能证明谭香玉所说乃无中生有,从今往后,纵使全天下都不相信表哥,她也会牢牢地站在表哥身边,不怀疑,不试探,生死跟随。

离开男人宽阔的胸膛,端慧公主心情复杂地进宫了。

她早上进宫,后半晌,端慧公主才脸色发白地回了公主府。

郭骁一眼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儿。

“动手了?”郭骁急切问。

端慧公主看他一眼,欲言又止,过了片刻,才在郭骁的催促中道:“不是,是我娘,又劝我改嫁,我不爱听。”

郭骁顿时失望,随即摸摸端慧公主脑袋,低声哄道:“姑母也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