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234(1 / 2)

国色生香 笑佳人 1426 字 9个月前

解决了侧妃这一忧患,宋嘉宁就安心养胎了,养尊处优,成为太子妃唯一的不足,就是离娘家远了,不能随时回国公府,弟弟茂哥儿也不能常常来看姐姐外甥外甥女们。好不容易到了中秋,国公府女眷终于有理由进宫了。

太夫人领着一家女眷先去中宫拜见李皇后,再转到东宫。

“娘……”宋嘉宁虚扶着小腹,殷切地望着许久未见的母亲。昭昭早领着祐哥儿跑过去跟长辈们撒娇了。

林氏怀里搂着祐哥儿,眼睛却难以置信地盯着女儿的肚子,不是刚怀五个月吗,怎么这么鼓了?她怀女儿时就挺胖的,果然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女儿,但也没有女儿这么……

“安安这胎,估计有俩。”太夫人年纪大,见得多,一眼就猜到了双胎的可能,不提别人府里,自家二儿媳当初怀的就是双胎,一口气给她生了俩孙子。

宋嘉宁看看肚子,虽然孩子是她的,可到底揣了几个,她也没谱儿,赵恒早叫太医来看过了,太医说得等怀胎七月能感觉胎动了,才能断定是否双胎。

“娘,家中一切可好?”进屋落座,宋嘉宁关心地问道。

林氏眼里闪过一丝愁绪。家里挺好的,郭家本就是权贵,如今出了个太子妃,就连曾经瞧不起她的望族贵妇们,现在都存了几分巴结奉承。但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林氏并不在乎,她在意的,是朝夕相处的丈夫。

不知为何,这两年郭伯言一下子显老了,曾经意气风发气势十足,如今眼中再没有逼人的锐利,身体依然魁梧,容貌依然出众,可林氏能感觉到,丈夫有心事。夜深人静,她几番柔声询问,郭伯言都不肯说,然后他表现地越来越正常,只有偶尔,林氏才能捕捉到他眼底的落寞,恍惚夹杂着怀念悲痛。

是在想继子郭骁吧?

如果是这样,林氏什么都做不了,身为人母,亦能体会他人丧子之苦。

幸好茂哥儿渐渐懂事,郭伯言教儿子练武时,便会恢复些从前的风采。

“都好,不用你惦记。”林氏笑着对女儿道,报喜不报忧。

宋嘉宁就放心了。

郭伯言并不是唯一思念长子的人,宣德帝同样想他的长子,而且早在郭骁“死讯”传进京之前,楚王就已经被幽禁南宫了,算起来,宣德帝已有三四年没见过他最偏爱的长子,没见过他的两个胖孙子。

一直都想,睿王出事前,宣德帝靠失望心寒压制着为父之心,睿王出事后,得知真相的宣德帝,靠的是希望老三顺利登基、大周江山稳固的为君之心。

可他想儿子啊,身体每况日下,宣德帝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大限之日要到了,越是这样,他越想,想得在漆黑夜里辗转难眠,想得梦中都是长子爷仨,想得梦呓出声。而这时,陪在老迈帝王身边的,是李皇后。

这晚宣德帝突然被一阵低低的哭声惊醒,睁开眼睛,就着昏黄的烛光,看到李皇后背对他躺着,肩膀轻轻颤动。他老了,李皇后才三十出头,身姿曼妙。宣德帝半条腿都快踏进棺材了,当然没那种心思,只怜爱地靠过去,慢慢将他后半辈子最宠爱的女人转过来:“怎么哭了?”

李皇后哽咽:“皇上,您刚刚又说梦话了,一直在喊元崇……”

元崇是楚王的字。

宣德帝僵在了那儿。

“皇上,您这又是何苦,大殿下是您的儿子,您叫他过来见上一面便是,何必苦着自己。”趴到宣德帝怀中,李皇后心疼地劝道。

宣德帝什么都没说,其中的苦涩,只有帝王能懂。

“皇上,您不方便见大殿下,我代您去看看吧,好歹让大殿下知道,您没忘了他,没忘了升哥儿成哥儿。”知道宣德帝的顾忌,李皇后哭了片刻,抹着眼泪道,“我带过升哥儿一阵,正逢中秋,我只说去看升哥儿,不会有人多想的。”

宣德帝隐隐觉得不妥,但,他真的想让长子知道他这个父皇的苦。

“那你,这几天去一趟吧。”抱住最会体贴他的小妻子,宣德帝叹息着道。

有了帝王允许,中秋前一日,李皇后微服去了南宫。

南宫是禁宫,里面的冷清可想而知,但冷清是相对皇宫,禁宫同样是高墙大院,楚王一家的衣食住行虽然差了些,却比普通的农家百姓强。没有锦衣玉食,也没有愧于心,人在南宫,楚王过得十分顺心,春日带着两个儿子犁地播种,夏日拔草浇水,秋季收获谷物,冬天一家四口围着暖炉共享天伦。

赵恒册封太子后,南宫宫人越发不敢怠慢楚王一家,唯恐将来赵恒登基,惩罚他们为兄长出气。

得知弟弟成了太子,楚王高兴地不得了。他是冲动,但他不傻,当年清醒后就猜到自家王府那把火是有人存心害他了。一共三个弟弟,亲弟弟不可能,老四不是那种人,就只剩老二个混账,现在亲弟弟将老二赶了下去,楚王十分骄傲。

“大殿下,皇后来瞧您与两位小公子了。”宫人细着嗓子禀报道。

楚王正在教导升哥儿、成哥儿练武,冯筝坐在廊檐下,一边给爷仨做鞋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