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235(1 / 2)

国色生香 笑佳人 1111 字 9个月前

先帝驾崩,新帝登基。

赵恒继位后颁布的第一道旨意,恢复楚王爵位,宣楚王一家即刻进宫为先帝服丧。

父终子送,兄友弟恭,新帝这道旨意合情合理,群臣之间,无一人反驳。

可宣德帝的病逝对楚王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宣德帝因为种种原因三四年没有见长子一面,见不到人,他也禁止各种消息传到南宫,赵恒封太子是喜事,楚王才得到了风声,至于宣德帝卧病在床,楚王压根不知情,等他知道……

福公公的圣旨还没念完,跪在地上的楚王恍惚片刻后,突地一跃而起,发狂般朝皇宫跑去,口中嚎叫着“父皇”。那是他亲爹,从小对他疼爱有加的亲爹,楚王一直都知道父皇偏心他,他都知道,只是父皇做错了事,只是皇叔冤死父皇好好地活着,他才心中有怨,但他从未想过,父皇未足六旬,就……

“父皇!”一路狂奔,浑身汗湿地冲到先帝遗体前,亲眼看到曾经被他气红脸的父皇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面无血色,楚王腿一软,扑通跪地,双手痛苦地抱住脑袋,哭声卡在喉头,里面是彻骨的悔恨。

他不孝,他不孝!

赵恒跪在兄长身旁,等楚王身体僵硬地重新跪正,他才低声劝道:“大哥节哀。”

楚王红着眼睛扭头,视线模糊,他看不清亲弟弟,但他记得弟弟下旨恢复他爵位。眼泪再次滚落,楚王慢慢转向沉睡的父皇,苦涩道:“我不配。”他不孝,他不配再称王,父皇罚的对,他不配再做大周的皇子。

“父皇遗命,命我善待长兄。”赵恒看着他道。

楚王闻言,泪落满面。

宣德帝葬入皇陵,朝堂也恢复了平静,新帝处理国事,臣子安守本分,一切有条不紊。

只有郭伯言,在一日早朝后,主动跟随赵恒去了崇政殿,然后恭敬地递上一封奏疏,请求辞官养老,奏疏里的理由是他征战多年留下很多伤,年轻时没什么影响,现在上马都腰酸,反正说得跟真的似的。

但赵恒知道郭伯言辞官的真正缘由,一是担心他这个新帝心胸狭隘,怕他记旧仇找借口报复国公府,与其被惩戒不如主动辞官,以退为进,二来,郭伯言大概也想试探试探,他对郭家到底是什么态度。

赵恒什么态度?

他冷笑,直接将郭伯言的奏疏丢到了地上,盯着低着脑袋的大周悍将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现今幽云未归,岳父未老,却扬言辞官,是岳父畏辽兵,贪生怕死,还是,朕德行不够,岳父不想辅佐?

语气严厉,声音冰冷,但他喊的是岳父,对郭家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

郭伯言闭上了眼睛。

他这个皇帝女婿,既有明君的文韬武略,又有容人的心胸,孽子凭何取胜?

帝王尽弃前嫌,郭伯言不敢再拿乔,跪伏在地,沉声道:“承蒙皇上不弃,臣当以死效忠。”

赵恒看他一眼,继续批阅累积的奏折,过了会儿才淡淡道:“死有何用,教好世子,替朕守卫边疆。”

郭伯言明白:“臣遵旨。”

“下去罢。”赵恒头也不抬。

郭伯言倒退着走了出去,离开崇政殿,郭伯言抬头,看到远天万里无云。他驻足遥望,盛夏热风不断地吹过来,但他的心是静的,再无前两年的烦躁不安。逝者已矣,他还活着,家中有老母有娇妻有幼子,千里之外的边疆,还有辽兵虎视眈眈。

郭伯言长长呼出一口气,肃容跨下崇政殿前的台阶。

落在守门禁军眼中,卫国公虎背熊腰,步履稳健。

先有帝王,再有皇后,赵恒初登基,前三个月忙于稳固朝局,六月底,才正式为宋嘉宁举办封后大典。

对宋嘉宁来说,她已经嫁给了这世上最好的丈夫,在赵恒登基那日,她就知道自己肯定会做皇后,就像厨房饭菜做好了,肯定会端过来给她享用一样,板上钉钉的事,要高兴早高兴过了,大典没什么值得特别欢喜的。

她容易满足,京城官员及家中女眷们心里就没那么平静了,臣子们还好,皇后已经连续为皇上生了三位皇子,皇家血脉传承无需他们再担心,可是那些女眷们谈到新皇后,没有一个不羡慕甚至嫉妒的。

太常寺少卿鲁大人家中,曾经嫌弃宋嘉宁身份配不上她孙子的鲁老太太,心情复杂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院中孙媳妇弯腰哄她的曾孙。阳光明亮耀眼,鲁老太太神情恍惚,忍不住想,如果宋嘉宁当初成了鲁家的孙媳妇,孙子会得益于她的福气吗?

谁能想到,一个商家寡妇的女儿,居然能一路青云直上,封了后?

鲁老太太惴惴的,忧心孙子将来的仕途。

永安伯府,谭香玉端着药碗守在儿子病榻前,神色憔悴,眼中布满了血丝。看着睡熟的儿子,想到家里又快没有给儿子续命的人参了,谭香玉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皇宫中的新皇后。如果,如果那年宋嘉宁的风筝误落寿王府,她没有在福公公面前退缩,而是承认风筝是她放的,然后与宋嘉宁一块儿去见了寿王,